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顾景行和慕嫣然上楼没多久,顾越泽出门走了。

    楼上的顾景行听到动静,从床上爬起来,慕嫣然把他拉住,“又做什么去!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深更半夜地出门,我要揍他去。”

    慕嫣然听完顾景行的话,抿着嘴角笑笑,“谁揍谁,还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你不觉得他的问题是遗传造成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爸没他那么混蛋。”顾景行回道。

    慕嫣然一愣,笑意更浓,“你当初对我,不也很狠!”

    这陈年旧事翻出来,听得顾景行马上滚回床上。

    被窝里,他双手搂着慕嫣然,“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年纪越大,越是把人的棱角给磨平,顾景行这些年在慕嫣然面前越发地乖巧,再也不是当初那样的专制。

    慕嫣然笑笑,提起过往的事情,倒没有真的怪顾景行。

    过去的那些事情早像风一样,不知道吹到哪里去?她记得都是顾景行的好。

    “越泽的性子太倔了,我是担心他埋在过去那段感情不肯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辛云婳,我是看来还好的。可是他感情的事情总不能我们去逼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把问题摆出来,让他自己去选择。不管选择哪一条,希望他以后不要后悔。”

    人生不能重来,对了最好,要是错了,也得走下去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顾景行点头,老婆说的都对。

    “我们睡觉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跟着关掉灯,抱着慕嫣然很快地睡去。慕嫣然却没有他的好睡眠,她老是想着顾越泽感情的事情,她介入过一次顾越泽的感情,不可能再有第二次。

    这大晚上,也不用说,顾越泽一定是坐不住,去找辛云婳了。

    辛云婳迷迷糊糊地听到门铃声,她睁开双眼看着黑漆漆的四周,愣了几秒。

    是错觉吗?

    跟着好像安静下来,她以为是幻觉的时候,房间的灯突然被打开,刺眼的辛云婳眯着双眼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她没有开灯,房间的灯为什么亮起来!

    辛云婳马上坐起身子,她看到一个男人大步进来。

    “顾越泽!”

    辛云婳看着大晚上出现在自己房间的顾越泽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顾越泽没有说话,他慢了脚步,走到床边。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!”

    辛云婳慌乱地问道。

    这男人明明是她曾经喜欢的,为什么现在她怕起他来!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顾越泽冷嘲道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把你上了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话说完,辛云婳的脸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把衣服穿好。”顾越泽说道,“或者,被子包好。”

    这一提醒,辛云婳低下头看着自己敞开的衣服,忙把身子缩进被子里,在被子底下把扣子系好。

    在辛云婳扣扣子的时候,安静的房间里传来“咔擦”的声音,紧跟着是浓浓的烟味。

    辛云婳抬起头看到顾越泽坐在床边,抽起烟来。

    烟味本来就难闻,再说她怀着身孕,辛云婳下意识地伸手包住鼻子,更往旁边挪去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辛云婳说道。

    顾越泽扭头看到包着半张脸的辛云婳,勾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