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来到他们以前在薄家的新房,路绮笙强装镇定的坐在了床沿边上,目光却是不着痕迹的看向房中。

    这里的布局好像并没有多少变化,除了大红喜字和龙凤烛被撤下了之外。其余的,还和那夜一样。

    她还清楚的记得,那晚她就坐在这张大床上,喜滋滋的数着薄家长辈给的红包,心里别提有多高兴。

    “绮笙,要先去洗个澡吗?”薄凉修长挺拔的身影很快覆盖在了她的头顶,带来一大片阴影。

    路绮笙回过神,却是不安的捏紧了手指,然后深吸一口气道:“薄凉,我们先说好。今晚我睡沙发,你睡床……”

    让薄大总裁睡沙发显然不切实际,她还是主动滚到一边好了。

    “等会再说,你先去洗澡。”薄凉温柔的将睡衣放到她手里,然后缓缓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这样只有两个人的空间的确是有些莫名尴尬,路绮笙不自然的拿过衣服,就匆匆走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在里面磨蹭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,直到薄凉担心的过来敲门询问,她才慢吞吞的换好睡衣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好了,你进去洗吧。”强装镇定的坐到沙发上,路绮笙低着头,也不管还湿漉漉的头发了。

    这种狗血剧情,按照电视剧发展,说不定就得上演拉灯环节了……

    “头发还是湿的,怎么也不吹干。”薄凉并没有立即走进浴室,而是拿着干毛巾走了过来,然后温柔的帮她撩起头发擦拭。

    路绮笙一愣,下意识抬起头,就看见薄凉刀削般的下颔,在光线下显得尤为立体精致。

    薄大总裁这是中邪了?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就好……”眼见着薄凉的动作越来越细致暧昧,路绮笙连忙说了一句,然后拿过他手中的干毛巾。

    薄凉没有说话,只是抿着唇深深的看着她,许久才开口道:“绮笙,还记得新婚那晚吗?”

    路绮笙擦拭着头发的动作一顿,手中的干毛巾接着就缓缓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当然记得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都有听墙脚的习惯,你随便叫两声,满足一下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薄凉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撕我衣服干什么!啊——你别过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路绮笙忍不住扑哧一笑,心情也放松了下来,“薄土豪,你家人听墙脚的习惯不会现在还有吧?”

    “一直都在。”薄凉微微一笑,目光却是不着痕迹的瞥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那要我现在配合的嚎一嗓子吗?”路绮笙眨眨眼睛,俏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暗示我可以做一些其他的事吗?”薄凉故作邪魅的一笑靠近,那诱、惑人的小模样,着实让路绮笙的小心脏又不自觉跳快了几拍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休息了,早睡早起身体好。”说着,路绮笙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,起身便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个厚外套来。

    可是薄凉哪会让她这么容易脱身,勾唇一笑后,就直接大步走上前拦腰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是该休息了,今晚可不要再一直玩手机,明天还得早起陪奶奶吃饭。”戏谑的说了一句,薄凉的手臂却是越收越紧。

    路绮笙下意识惊呼一声,整个人还晕乎着呢,下一秒却被薄凉温柔的放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薄土豪,这好像有点不大好吧。这毕竟是你家,让你睡沙发我怎么过意的去……”路绮笙伸出手拍了下小心脏,却是依旧强装着镇定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已经有些原谅他了,可是剧情忽然发展到这,她还真是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河蟹拉灯什么的,电视剧都不让播的好吗!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睡沙发的,咱们……一起睡。”薄凉压低了嗓音陡然靠近,温热的呼吸顿时喷洒到了她颈脖上。

    路绮笙下意识缩了下脖子,面上却是不自在一笑,“你先去洗澡吧,睡觉的事出来再商议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先休息一会。”薄凉温柔的刮了下她的小鼻子,接着就站直了身体朝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那满满的宠溺感,让路绮笙愣怔了许久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这撩妹技能点的,还真是和以前的薄土豪完全不一样……

    路绮笙闷闷的用干毛巾有一下没一下的擦拭着头发,直到薄凉从浴室出来,她才默默的将其放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薄凉的身材还是和以前一样,堪比时装秀上的男模。尤其是围着浴巾的样子,更是性感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路绮笙不自在的低下眸子,刚准备再提一下分开睡的事。薄凉却已慢悠悠的上了床,然后倚靠在床头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和以前一样发张自拍传朋友圈?”见一旁的路绮笙低着头不说话,薄凉笑着打趣了一句。

    路绮笙默默的拉了一下被角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