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乔诺两眼冒着星星望着乔唯一,妈妈总结得真好,就是这样!

    乔诺挥舞着小拳头,雄赳赳气昂昂的,说出一句豪言壮语:“妈妈,长大以后我一定要笙笙嫁给我,我要娶他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女孩儿,你不能娶别人。”

    乔唯一无奈的看着自家的蠢女儿,说完才意识到不对,自己怎么能个小家伙讨论这个呢,连忙补救:“呸呸呸,小小年纪不许说这个,你看你都把妈妈给带进沟里了,以后不许再说娶啊嫁的。”

    乔诺耸耸肩,她都五岁了,她又不是个两三岁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,她长大了!

    乔唯一将歪掉的话题重新掰正,“章念笙……他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酷酷的,漂亮的,萌萌的!”

    乔诺一说起章念笙就开始滔滔不绝,兴高采烈的将幼儿园里发生的事情一样一样告诉乔唯一,说得眉舞飞扬。

    比如,章念笙很酷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章念笙喜欢自己带保姆做的小饼干和纯牛奶到幼儿园,有一个小家伙对章念笙抽屉里香香甜甜的饼干垂涎已久,趁着章念笙去厕所了,小家伙偷偷拿了章念笙的饼干,还偷喝了几口牛奶。

    章念笙回来发现之后,也不说话,抿着小嘴唇,神色淡淡的看了一眼抽屉,然后拿着小饼干和一盒被偷喝掉几口的牛奶走到那个小家伙身后,劈头盖脸将饼干牛奶倒人家头上,冷冰冰的说,你这么喜欢,那都给你。

    比如,章念笙萌萌哒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前几天幼儿园老师让小朋友们看图连线,上面一排画着老鹰,狼,白鹭,羊,下面一排画着小狐狸,青草,蛇,小鱼,按照食物链的关系来连线,应该是老鹰和蛇,狼和小狐狸,白鹭和小鱼,羊和青草。

    章念笙连好了老鹰跟蛇,白鹭和小鱼,羊和青草,但死活都不把狼和小狐狸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小朋友们都交作业了,章念笙一个人板板正正的坐着不动,老师就问他啊,为什么不肯把狼和小狐狸连在一起呢,狼就是吃小狐狸小白兔之类的动物啊!

    章念笙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,就不连线。

    老师站在旁边温柔的说了十分钟,最后老师都快失去耐性了,章念笙才偷偷瞄了一眼乔诺,说,小狼会保护小狐狸,才不会吃掉小狐狸!

    老师快要抓狂了,问,你为什么这么觉得呢?

    章念笙的铅笔戳着纸,耳根红红,小小声说:就是会保护啊,诺诺是小狐狸,我是小狼,我会保护诺诺的,不会吃掉诺诺的,永远都不会吃掉诺诺。

    原来,前几天小朋友们一起做了一个游戏,章念笙扮演的角色是一只小狼,乔诺演的角色是一只小狐狸。

    穿上毛绒绒的狐狸装,乔诺看上去可萌可萌了。

    从小就是个毛绒控的章念笙跟乔诺换装的时候,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总忍不住往乔诺那边瞄,趁乔诺不注意,还偷偷的摸了好几把毛绒绒……

    乔唯一温柔的看着说得很高兴的乔诺,脑海中不自觉的描绘出章念笙可爱的模样。

    乔唯一嘴角勾起一丝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微笑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